大華網 > 藝苑

金花送郎

  “五更月落天地寒,金花送郎出鄉關……”《金花女》戲文説的是某個寂靜的清晨,天矇矇亮,一前一後,古清州鄉道上,款款走着的一對小夫妻,難分難捨。

  這出潮劇中的男主角新婚不久,春闈來臨之際,他要上京應試求取功名。

  金花送郎,情真意切,“道旁堤岸柳依依,綠野藍天燕雙飛”。掩不住恩愛、難捨的情愫,賢淑而聰明的金花,説服丈夫,改“送”為“伴”,相依相隨,一同上京。

  鄭少洲的戲畫《道旁堤岸柳依依》,畫家把重心放在了金花女身上的包袱。出門遠行,行李包袱緊緊掌握在送人者手中,是比較少見的,一般情況下都是由行者自己攜帶,何況這一次行者是男人,送者是女子。

  當然,這個包袱對於她來説,也是有特別意義的:裏面除了丈夫的換洗衣服,還有她在孃家借來的三十兩銀子。為了這些銀子,她受盡嫂子的白眼和譏諷。

  包袱因為放了三十兩銀子而有些分量,看起來金花揹着有點累,所以她一手扶倚着劉郎,也許是為減輕肩部的壓力,但也許是對新婚離別的難捨。

  畫面中,楊柳依依,在微風中輕輕搖曳,若隱若現似有一對雙燕在空中比翼齊飛。

  金花送郎的戲畫,通過不同層次的線條和筆墨,用人、物、景循序漸進的方式,把患難夫妻甘苦與共的恩愛內涵予以表現。

  “戲畫中的金花女衣飾,畫得比較精緻和唯美,與現實生活中女主角的身份不太符合,為什麼要這樣畫?”筆者問。

  “一是舞台表演的需要,二是因為金花人格中的美麗,所以我才構思把她的荊釵布裙畫為珠飾雅服。”畫家説:“簡言之,讓雅人更雅。”

  潮劇《金花女》幾代演員的演繹風格,各有千秋。

  陳麗璇的唱腔甜潤,聲如井泉清冽,清晰見底。她的“姜牙指”非常之典雅,一張一合之間,十分到位,指形纖秀漂亮。

  鄭小霞版的“金花女”,表演風格則穩重大方,有大家閨秀的氣質和風範,正宗的閨門旦做派。

  吳奕敏扮演的“金花女”相對悽苦一些,動作表情明顯豐富一些。《南山放羊》的那一段表演,身段十分好看,進退自如,飄逸瀟灑。

  不慕榮華富貴,不貪玉食錦衣,不忘養育之恩,金花女是淑女的典範,美麗善良且品德高尚,她如蘭似桂,她讓潮汕女人的形象,煥發別樣光彩,呈現獨特魅力。

  □ 鄭家三姐 文 鄭少洲 圖

編輯:方超 發表日期:2021年07月10日
(版權聲明:版權歸汕頭融媒集團所有,未經許可,嚴禁擅自轉載、複製、改編汕頭融媒記者新聞作品,違者將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。)
上一篇:剪紙園地
下一篇:白山黑水英雄魂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粵公網安備 44051102000133號